手套 , glove , 我要給你我的愛


像往常一樣,我又騎著我的小綿羊,在有著紫霧的冬夜,

買了一碗他喜歡的當歸羊肉湯,穿過東海大學旁的巷子,

到了他住的宿舍樓下,看見他二樓窗口的燈光,我知道他在,

我下了車,將車停好,鎖好大鎖,脫下我的機車手套,安全帽,

拎著那碗當歸羊肉湯,走到門口,就在指尖將碰到那寫著2A 的門鈴前,

轉過身來,

走回小綿羊,開鎖,穿上我的機車手套,戴上安全帽,上車騎走....


然後我會將當歸羊肉湯藏在坐墊下,然後,不戴安全帽的,

在東海大學和你的宿舍間的騎車繞著,

希望我會在路上不小心的遇上出來吃宵夜的他,

然後我會很自然的裝著像是巧遇般,一定不可以太過驚喜的說:

「好巧,你也出來買東西嗎? 」

然後,我可以磨著時間,拖著你說話,看見你認真的在那個片刻,

將我放在你心裡………..




不過,我從來沒有不小心遇見他,除了那最後一次………..




我們有一群共同的朋友,但他並不是特別喜歡人群,因為他很羞赧,


就在我們一群朋友一起出去玩時,

他很少說話,只微笑著,傾聽。

或許只是低著頭, 翻弄著那不曾離手的書本,

常感覺那個躲在那本書後的他,就像是那個殼已磨損的蚌珠,

書本,就是將他和人分開的殼,

如果想硬扯開這殼,就似乎會要看見------

那會隨著心臟跳動,要從靜脈一股一股湧出的鮮血來……………


在他與書本和其他人之間,我似乎又成了他的另一個屏障,

跟我在一起時,他會跟著我一公尺遠的距離走,會跟我小聲的說話,

而我,卻常想變成一個小小的藍色魚缸,能將這只受傷的珠貝好好藏在裡面,

讓他安全的慢慢療傷。


他並不十分英俊,戴著副眼鏡,鏡片後,是一雙有著極纖長睫毛的眼睛。

我喜歡當我向他說話時,我可以從他的鏡片中看見自己的影像,

而我說的每句話,他真真實實的讓我知道,他了解我的意思,

因為他不只張開他的耳聽我,更是打開他的心的小房間,

他會將我表達的心情與感覺,好好的包裹起來,揣進他深深的心理,

再轉化成他回應的表情與話語,

讓我在那個片刻,我能滿滿感受到他靈魂的傳來的體溫,

跟他在一起時,我很飽滿,只有那個時候,我活著不孤單。


他真知道我的心情,他真明白我的每個表情。

我們可以在電話中聊兩個鐘頭,許久不見,卻仍有著深深的默契。




其實事實是,他可以很輕易的接近我的心底,可是,

我卻從不知道,我在他心中是什麼樣的角色。




在1995年,我們一起度過了那個冬天的新曆年除夕,

他騎著野郎125,載著我從桃園,飆到了淡水,我攬著他的腰,

在十二月的風裏,唯一溫暖的地方就是我和他之間的小空間。

在淡水,他在一個有著暈黃燈光的小店,買了一個小小的貝殼髮夾給我,還為我選了一個珠貝做的小盒子,

他細心的說:「珠貝裡面可以放面霜乳液,你可以隨身帶著滋潤雙手,在乾冷的天氣裏,有了它,手就還會軟軟嫩嫩的哟!」他輕柔的給我一個微笑,將包裝好的小蚌殼交給我。


那天,我們回到溫暖的房間後,我趴在暖爐前的地板,蜷成一團睡著了

他在洗手間出來後,看到我伏在地上,他心疼的輕輕的扶起我,並溫柔的抱了我一下,用手在我腦後輕撫,

我像一隻被疼愛貓咪般,融化…….

他那晚他就躺在我床旁的地板上,我們聊了一夜,但並沒有發生電影裡的情節………




在那之後,我們還是一樣偶而見面,一樣保持著一公尺的距離。就像沒有一起出去玩過,沒有那一夜一樣。




常常,不管再冷,他永遠戴著那一雙磨損的破手套騎著野狼,

見他凍的紅紅的雙手,總讓我心裡難過。

於是,那年的2月14日,我在百貨公司買了一雙手套,

我很驕傲地,我不要讓他看出我的想法,我故意晚了一天,

在2月15日那天,將手套放在他的宿舍房間門口,走了。


 隔天,我在門口撿到他親自送來的卡片,旁邊放著一朵他窗台上種的小白花,

叫做瑪格麗特的,他知道我最喜歡這花。

卡片上只很簡單的寫著:小熊熊,謝謝你的glove。

可是之後,我卻沒見過他帶我送的手套,仍執著的戴著那露手指的爛手套!




其實,只有我知道他最喜歡紫玫瑰,最愛紫色,

紫色,就像他,淺淺淡淡的,飄忽游離的,讓你看不清方向的紫霧色......




在一次大家為他辦的生日party中,當我們將燈關了,準備要唱生日歌時,

有個男人從外面進來,拿著一大把的花束,

因為暗,我看不清是誰,只撇見他有著高挺的身材,和束成馬尾的長髮,

我想他是花店的人吧,因為,他將花交給了生日主角後,就走了。


當燈開了時,我愕然的看見,那竟是一大把一大把的紫玫瑰!

我從沒見過這麼多的紫玫瑰……..


而他拿著那把花束,

低頭微笑著,沒有看見我懷著疑問的眼光,想知道究竟的心情,

那個時候,那把花成了一面大圍牆,那不斷擴張的紫暈色,遠遠的,冷漠的,

將我驅逐出他的迷離世界,那個把我的希望吞吃掉的紫霧,

讓我在找不到我該退去的地方,只能從我為他砌築的城堡中墜落,掉入那黑色的護牆河中……




 就在這party不久後,他考期也近了,我們自然的也極少見面,連電話也只講少少幾句,然而,我騎著小綿羊空繞在東海大學時間也多了許多,

雖然心裡明白一切都不再相同,但仍舊希望著,那紫霧會隨著夏日的到來而散去,一切都只是我的錯覺..........




最後,他考上了台北的研究所,我藉口著要為他送行而找他出來喝咖啡。


我們走在那條充滿了藝術質感和咖啡店的路上────那個應該是和情人攜手共行的街道上,

我躊躇著,就怕這一問,就戳破了,吹散了維繫我和他之間僅存的泡沫,

但是,我還是問了,

並用為了掩飾緊張,假裝生氣的聲音,嗲嗲的說,:


「你有了女朋友了哦,居然都不跟我說,真不夠朋友,我以為你會第一個告訴我呢..... 」


他停下來,轉身面對我,

用他睫毛下黑白分明的眼睛認真的看著我說:


「熊熊,我永遠會是你的朋友,只是我的世界你不會懂,你永遠不會知道我要的是什麼,你不會了解的....... 」


突然間,我的眼淚不停地掉了下來,不停地不停地,

曾經只想讓他成為我城堡裡面唯一國王的夢想,碎了.....

我了悟了,他不要做我的王子,

他並不想接受這個禮物,而只想離開,逃亡.....


而我,就像是那塊曾經幸福地融化在他手心的巧克力,

剎那間我明白了,他原來不愛巧克力,

本來是屬於巧克力的醇濃,現在卻變成難受的黏膩,洗不去的斑渍。




他終於走了,

連搬去哪裡都沒告訴我,那二樓的燈也不再亮了,線終於斷了。


 


我過了兩年渾噩的生活,交了個我不愛的男友,他常不知道我在想什麼,

我只想逃離,逃開這一切我愛和不愛的纏擾厭煩!


我出國前,他問我為什麼一定要走?

我只說:「謝謝你對我的付出和珍惜,我們可以還是朋友,只是,你不會了解我的,我要的不是你能給的。 」




出國後,我終於又能和我的紫玫瑰通上email,

只是他不知道,我也不敢說,


這幾年,我無論在英國,在法國,甚至義大利,

在大街,在小店,在哈洛斯百貨公司,

我還是不放棄的買了好多雙手套,

皮的、绒的、防水的、半截露指的,紳士型、浪子型、嬉皮的、鑲邊的、..........

考慮著,斟酌著,不知道哪一雙他會願意戴上?哪一雙他會喜歡?


我心裡仍掛記著,他因騎野狼而凍的紅紅的雙手。

我要給你,即使我不懂你,我不要看到你紅紅的雙手.....

glove, g-love, give love , 我要給你很多雙很多雙我的愛 !




可是,這些最終沒有交給他..............


 


 


 


後記:

兩年前我回台灣時,朋友請我在天母的一家義大利餐廳吃飯。

那裏的客人總打扮得風格獨特,

那時我看見一位客人,坐在靠窗的桌旁,

穿著件深色高領毛衣的他,相當引人注目,

披掛著細軟的長頭髮,深邃的五官,寬闊的肩膀,氣質很優雅,

讓我忍不住不停的看著他,

他修長纖雅的手指輕敲著桌面,撥弄著桌上的水晶杯,

很明顯的從他不停往外看的眼中,知道他切切的在等人…….


我也想看看他等的女伴,應該也會是個美女吧。


 就這麼想時,有人推開店門,我不敢相信我的眼睛,


竟然是那糾纏著我心裡兩年,我的紫玫瑰!!


 我正想急著要站起來,要衝去抱著他,告訴他,這些年來我對他沒有斷過的想念!




而他卻熟捻的一轉身,根本沒有注意到他身後正澎湃洶湧要氾濫的小河…….


直接走到那張靠窗的桌旁,

與那位氣質優雅的男人面對面的坐下........................




他們絕不只是朋友,我知道!


 


回家後,我翻出那好多好多雙的手套,

緊緊包起,放在儲藏櫃最上面那一格

再塞進一床棉被,不再拿下來。


 




 從此,我也不再買手套了。


 





 






(本篇文章刊載於自由時報花版,並獲得中時部落格之的「嚴選好文」推薦,)



全站熱搜

smal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