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一個很有趣的現象,台灣和日本女生好像特別喜歡像個小孩子,喜歡自己讓人感覺很可愛,然而穿著不一定要孩子氣,說話可能可以像小女孩捏聲捏氣,撒嬌的樣子比較讓人愛,走路可能要帶點小內八,最重要的是傻哩傻氣的才討人愛。

曾跟一個澳洲朋友說台灣女生就是比較喜歡像小孩子,所以可能是這樣看起來都比較年輕。



然後朋友問我:「那她們什麼時候會長大?」

我想了很久,我回她說:「我也不知道,這個可愛不可愛跟長大與否好像沒有太大關係。」



想起自己很久以來好像也都相當會裝「可愛」的,但我的裝「可愛」卻是在高中長大之後,

之前一直都像個粗裏粗氣的男生,高中時還喜歡穿小男生的衣服,覺得這樣比較有個性。



所以裝「可愛」對我來說真是天生一樣,長大了立刻就學會了。

甚至有時覺得自已生來就有個天職似的,這個任務就是要「什麼都不會」,很奇怪的任務,

沒錯,就是要讓人覺得「懂得比我多」的任務,我覺得這個任務其實不容易,

就像要把自己當成是一張大報紙,摺起來、再摺起來、再摺起來,塞進一個小火柴盒裏,

用小盒子裝好,再貼上一個可愛粉紅小標籤,傻笑。



這樣的折疊自己,是委屈嗎?好像也不是。我想我是想成為一個別人的禮物,

我想讓別人覺得自己比我聰明能幹,我想讓別人覺得他對我很重要,我想讓別人在照顧我時,

覺得自己很有價值。



然而我做這角色時,也並不是刻意,當然跟自己總是老么有關,每個人都比我年長,

也一直習慣做個被照顧的角色,沒有人期待一個老么長的比自己強,懂得比自己多。



只是在我做個「最小」的人物時,在角落裏,我也習慣了閉嘴,卻張大眼睛,

默默的觀察這個世界的許多的人事物,於是,也讓我變的敏感,

也很容易看見某些事情背後的來龍去脈。



這樣的習慣久了,自己外表本來看起來總是好像長不大,加上沒有孩子,

高興起來手舞足蹈言行舉止總是還透著一股孩子氣,

曾有認識我很久的朋友說我總給他一種矛盾的感覺,

他說:「你好像是小女孩跟,綠巨人的綜合體。」



很奇怪的形容,不過我想這是他真實的感覺。



我也並不喜歡讓人感覺我自傲,所以也常檢視自己,小心的要讓自己保持謙卑、直率和單純。

即使自己可能並不是別人眼中的「什麼都不懂」,卻寧願讓人覺得我「什麼都不懂」。



其實以前會這樣,有一部分也是覺得自己太小太年輕,

所以用這樣的「裝可愛」去獲取某些「做小孩」的利益,

同時,也犧牲了自己可以是能幹與可被信任的價值感,

「裝可愛」,有時也只是一種能獲取別人喜歡的「非法手段」罷了,

因為可能很少人喜歡太過強勢的人。



有時裝久了,你也分不清自己的可愛是真的還是假的了,我還是很容易就露出孩子氣,

我想這已經不是天職而是天性了。



不過最近年齡愈來愈大,而且也獨立了,不再是那個家裏最小的,

自己那個像孩子的部分其實不是很適合再一直穿在身上

。於是,我也慢慢從小火柴盒裏展開,讓自己還原成一張報紙的原貌,

開始覺得很自我,也很自在,

因為我不需要再扮演那個「讓別人覺得自己比我聰明能幹」的角色,。



會讓自己裝的傻呼呼可愛的人,大概也是有些自信心不足吧,

覺得用自己的本來面貌會無法讓人喜歡,不欣賞自己。小看自己了。



常會想起這句話:

「不要讓人小看你年輕,總要在言語、行為、愛心、信心、清潔上、都做人的榜樣(提前4:12)」



以前還在「裝可愛時期」,看到這句話總會很感動。我想,可愛就是女人的天性,

孩子有孩子氣也是自然而成的,這些特質都讓人疼,讓人想保護他,裝可愛並沒有不好,

可是如果裝可愛變成了生存的手段就有點太看不起自己了。



我覺得我們還是可以很可愛,可是如果這變成是一種自我保護,或是逃避成長與負責的藉口,

或是因為不欣賞自己的本相,請記得「不要讓人小看你年輕」,

在神眼裏,我們都還是最可愛的小珍珠呢!

全站熱搜

smal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