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獅子頭,我腦海中還真是跑出不少畫面和香味來…



記得在倫敦念書時,那時曾跟一個女生住在一個寓所,



這女生很漂亮,身材極修長高挑,直長及肩的頭髮,有時就用手把一邊長髮一掠收在耳後,露出半邊臉來,

配上一襲半露肩的長薄衣,舉手投足總是滿有女人韻味的…



時或不時有男性在她的地方出沒,關在房裡也不懂他們難到都不用上洗手間的…





這女人蠻會做菜,做的多半是傳統的中國菜,炒煎居多,

她很瘦,做的菜卻極鹹油重,不知是她個人習慣,或是要吃的人口味的偏好?



記得有一次她要做菜請我們,那天很冷,幾乎就要零度的天氣,

她在廚房,接近耶誕的日子,英國特有的冰冷冬天顏色,室內那模糊不清的曖昧溫度,

透過陳舊的公寓窗子,似乎又反射在那一排看似冰冷實則滾燙的室內暖氣鋼片上,再投射在她的背後,

暈出一些讓人看不清她輪廓的交疊影子來..





她端著一盆絞肉,露出細長透骨的手臂,十指攪揉捏摔著盆裡粉紅顏色的東西,

並沒有太多的血味,反而卻飄出她在在盆裡加了過重的蔥薑蒜水的氣息,



霧懨懨的空氣,恍惚像是看著她把自己肩那片雪白嫩肉取下,

原來,她是剝了一塊白豆腐進去一起攪著…



她把這些絞肉捏成四個球,放入鍋中煎著,兩面變成誘人的金黃時,

她把他們送入砂鍋,上面蓋上嫩柔的白菜葉,注入徹亮的白肉高湯,蓋上蓋子,

鍋中咕都咕都的滾著,水蒸氣飽滿著整個廚房,就這麼讓他們躺著悶著…





吃飯時,她坐在男友的身旁,男生大口挾吃她一個下午做出的肉丸,似乎很滿意的配著熱騰騰的白飯,

她不改秀氣,只吃著上面的白菜葉,喝些湯。









我記得那天夜晚,一切都收拾完後,我坐在廚房外的陽台,

空氣冷得結冰,廚房裡的空氣很暖,透過門縫,

我似乎聞到一股CD Poison的香味…



這怎麼可能呢?

哈,我們今天晚上吃的是獅子頭呢,

Poison,那應該是白菜吸飽肉汁的香味吧?











後記:

獅子頭始於隋朝,隋煬帝游幸時,「所過州縣,五百里內皆令獻食。一州至百輿,極水陸珍奇」,

以揚州萬松山、金錢墩、象牙林、葵花崗四大名景為主題做成了松鼠桂魚、金錢蝦餅、象芽雞條和葵花斬肉四道菜,

據說原名葵花斬肉、葵花肉丸,唐代郇國公韋陟的家廚韋巨元做松鼠桂魚,金錢蝦餅,象牙雞條,葵花獻肉四道名菜,

令座中賓客嘆服,葵花獻肉被改名為獅子頭。

全站熱搜

smal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