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莓小蛋糕







小蛋糕,想起來在過去的記憶中幾乎是零,一直在想個跟小蛋糕有關的故事,卻怎都想不起來。



小蛋糕,像是一個坐在桌子一角的小女孩,低頭畫著手旁的一片小白紙,並不太漂亮,臉圓圓的,

穿著格子小裙子,綁著小馬尾,並不太起眼,也沒有生動的大眼睛,

不是那個讓人很一看就好愛的平淡小女生。



好像一直知道自己不會是那種非常出類拔萃的人,幾乎從幼稚園開始就有這個體悟,

所以那時老師要我們每個小朋友說「你希望長大後要做什麼?」

每個小朋友都說我想當老師、想當總統,



那時我想到跟媽媽去市場買菜時,看到一個阿婆坐在粉紅色塑膠板凳上,

旁邊用晾衣夾夾了一圈五彩顏色的小手帕,阿婆安靜的坐在板凳上賣手帕。



那時的我想到那個阿婆做的工作應該很簡單,應該很適合我,

所以,我就很害羞、很害怕的、小小聲的告訴老師說:「我長大要賣手帕~~」

老師不敢相信的聽到旁邊這個小孩,不只聲音,連志願都跟螞蟻一樣小!



還重複了問了我好幾次,我愈講愈小聲,還是堅持的繼續說:「我長大要賣手帕~」



雖然最後我幼稚園畢業紀念册上我的照片下是寫著:「服裝設計師」,

當然,是被老師竄改過的。



記得國小畢業前,老師要我們寫個「我希望我是….」

我寫了:「我希望我可以是個平凡又不平凡的人」。

好像蠻有進步的,起碼體認到一些比較正向光明的東西,「不平凡」,這志向可不小了吧。



雖然有這種「異於常人的自我認知」,

卻還是忍不住的思索我一定有什麼很特別、跟別人不一樣、沒有人知道的特異功能。

找了許多許多許多年,最後我想我知道了。



我的特別,就在那個我曾經「不斷尋找自己」的「過程」,

是那個過程讓我不同,是我曾經歷過的人事物,塑造出現在的我。

當然,「我」還沒有完成,「我」還正在進行式當中。



相信自己真的曾是無聊的像白色的麵粉,平凡的雞蛋,

或許現在最多是粒混合烘焙好的一顆小麥芬,安靜的坐在麵包架子一角,

可能那拿這麵包夾子的小男生對我並沒有興趣,那端著一盤起士蔥花麵包的媽媽也不要夾走我,

或許,我就這樣擺著過了期。



其實,小蛋糕應該不難吃的,其實,應該很好吃的,

「six and city」裡的女主角們不是最愛拿著她在公園裡配一杯咖啡嗎?



小蛋糕,我真的想不起來一個關於她的小故事。平凡得連我都想不起來了。







食譜在此,請點閱

全站熱搜

smal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