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桐說啊:美食是絕望時的救贖。

這句話真的是刻骨銘心,人生真的總是充滿太多不確定,沮喪,絕望,苦悶,

可是這個時候,如果在某個將要把自己的脖子安放進麻繩圈上的人的嘴裡,

塞進一小匙肥美欲滴的海膽鱈魚卵,或許,吞進這個這兩種卵子,

就能讓他突然有重獲新生的喜悅、世界頓時豁然開朗了起來!

於是當下就決定跳下板凳,再活一次~





而作菜呢?

我會覺得有時候是一種可以將歇斯底里的情緒,那種想買枝來幅槍衝進校園掃射的衝動,

轉化成眼前這一小盤讓人感受到滿腔憤世嫉俗、怒火中燒的,但最後卻安靜下來的食物,

這是一盤能讓吃的人能有所共鳴的菜,

像是這盤菜,能刻畫出他身體裡那股早已滲透進血液裡的、對這個世界的所有的壓抑和衝突,

自己就在這盤菜裡充分被了解了!



我要說的,是這盤泰式青木瓜沙拉…





現在正是盛產木瓜的季節,黃熟木瓜散發出一股濃膩甜香,

身軀軟嫩的幾乎一戳即破,像是晚一步吃它,

它自己就會迫不及待的、要自暴自棄的崩散軟塌..





而另一種是青木瓜,它是另一種無可救藥的極端…

堅持著不會變黃的綠色硬皮,像是部隊裡穿著軍衣的越戰獵鹿人,

被訓練成一身不輕易妥協的臭脾氣,

青木瓜,不就是還沒成熟的木瓜罷~





做泰式青木瓜沙拉,是一種可以將憤恨拿出來,將它碎屍萬段的救贖法。



首先,你可以用你找得到最鋒利的削皮刀,將那層綠皮使勁刮下,

然後,你可以用一把老師傅做的剉籤菜板,用力將一大顆青木瓜剉成兩大碗公的青木瓜絲,



接下來,這是最恐怖最邪惡的步驟!



找一個大石臼,一根大木棒,丟進那一大碗仍堅持著不軟化不微笑的木瓜絲,



這時候,你就會發現自己心底的那股想下人蠱,拿針戳紙紮人的衝動,

就在你拿著木棍有節奏的敲擊著木瓜絲的時候,人性黑暗面,爆發無疑!



然而,就在你瘋狂的敲擊了幾十下之後,你就會像那個汗流盡、頓時恢復理智的殺人犯…

癱坐在廚房的小板凳上,喘著氣,慶幸著,

那木瓜絲,不是個人….



在這三道極盡瘋狂之能事的步驟之後,

基本上,你已經成功的將你體內一切的暗紅血腥,

轉化變成石臼中那一堆溫柔潔白的縷縷細絲…







加進發酵過的南洋魚露,曾飽受陽光浸淫的椰糖,象徵熱情的辣椒碎,

曾經幸福快樂徜徉在海洋中小蝦米,跟木瓜絲徹底的翻雲覆雨後,

灑上一把香脆的花生,

這一盤美麗的木瓜絲沙拉,就像南洋來的比基尼女郎,

等著取悅那才從外面回來的那個男人…





於是,你終於可以心平氣和充滿耐心的撿拾起那掉在牆角的兩團襪子,

面帶微笑的端上一杯茶,

又可以,像個溫柔嫻靜的女子,







誰也不會發現,這個下午,你才戰勝了那個倔將不屈服的獵鹿人,

殺死了你心中那個驅散不走的小惡魔…

全站熱搜

smal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