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麵包,叫義大利黑手黨,是我照著在台灣大潤發買來的麵包書做的。



記得以前在台灣時,常常半夜不睡覺,自己開著車在黑色夜幕中緩緩前進著

也不特別為了什麼目的,只覺得在車中的我有一份寧靜,

太寂寞,就下車到永遠亮著的7-11,買杯咖啡或和收銀先生隨便講兩句話

這樣

在人和自己之間,就有了剛剛好的距離

不太傷感,不太欣喜。



這次回去,也是在這樣的情況中,

跑進那天開二十四小時的大潤發,並不浪漫的,在大喇喇的賣場中,

呆了兩小時。

只為了重溫過去能獨自一人到處亂走的自由。



食物,是和過去連結的隧道,藉著味覺,總能特別銳利的回憶起某種特定的情緒或心情。



這麵包,並不是我特別熟悉的味道,

巧克力咖啡奶油麵包,

做來是為了討老公的挑剔的嘴的歡心,

我知道這其實是很好吃的啊,

不過,只因為這不是我熟悉的味道,就少了份回憶的窩心。

似乎,淡淡淡的苦,参雜在香軟的奶油麵包中,

反而成了圓圓融融淺淺緩緩的幸福了。



不再能夠自己到處亂走的,這台灣來的黑手黨,

只好來搞這軟綿綿的一套,

最少,被囚禁在肚子裡,

要比掉在路旁被野狗踩踏,要幸福多了吧。





〈明天再來分享食譜和製作心得報告喔〉













全站熱搜

smal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