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963

 

他是我很喜歡的一個朋友。

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的名字就出現在我的lne好友名單裏,
應該有至少兩年了吧,有時也是隔了好幾個月才說幾句話,
沒說話,只是覺得沒有什麼必要非說不可.
偶而心理會想起他,所謂想起,也只是他在fb上那張拿著相機遠望的樣子,
不尋常的留著蓬鬆的長卷髮,下巴續著小鬍子,
應該不羈的臉卻戴著一副無框方形眼鏡,嘴角一點點笑意,
他透出一種矛盾....
這麼形容好了,他應該像是隻野馬,然而,是被豢養在馬圈之中的一隻。

我本來只看過他照片,也知道他在某個地方會有固定有樂團的表演,
他表演的地方我其實常去,只是我從沒真的見過他在台上。
真正開始聊起,是因為有次我居然在台下看見他,毫無預期的。
我line他說:我到看到你了!

那個時候開始,我們就常聊,
他說他如何從國小瘋狂的迷戀一個女孩,愛了十幾年,卻從來沒敢跟她說過一句話,
直到十幾年後在捷運上巧遇,才終於說上一句...

其實我心底私下覺得他好怯懦,或許那時他勇敢的表白,
這個女孩現在就不會是個醫師娘了。

另外,我也覺得他好執著堅定,為了一件事,總是不計一切努力去追求,
我們看起來都很傻氣的一些事,他都很拼命。
不過,通常是為了女人啦....
After all, 我想他的男性荷爾蒙似乎驅使著他的生命做著許多事。

他曾寄給我一張他拍的照片,那是一個全身是刺的海膽,卻被浪潮衝到沙灘上,
然而海沒有把它帶回去海中,
它只能卡在沙灘上,等著。
看有沒有海潮再來濕潤它,亦或是,它只能駐在海邊,被烈陽烤成標本。

我認識他時,我剛和一個人分手不久,自己老像被關在瓶中的蒼蠅飛不出來。
而這個分手,徹底打壞了我對自我的認知,
我只感覺被遺棄,我不知道自己還活著是有什麼意義?

然而,這個時候,只有他告訴我:
you are one of minorities I know who are delicate and sensitive enough to 'feel' others
you have a gentle and kind heart.

他沒有告訴我我美如天仙,卻只告訴我,我的心是好的,溫軟的。
這很夠了,
這是沾滿雲南白藥的棉花球,我很快就止住了漉漉淌著的血。

49964

 

我們只見過很少很少的面,只是覺得沒有什麼必要非見不可。

有一次見面,是為了幫我燒錄一套光碟。
他每燒好一片,就細細的幫我在CD紙套上寫上這張光碟的題目。
我很喜歡他的字,中等偏小的字跡,細緻中又透著一些男性該有的自由隨性。
林語堂說過:從書法的筆路可以觀其精氣神,懷素狂草的好,
就是可以從筆勢中看見他整個人,就是要有那種不羈,才能有那種揮灑。

49961

他被一隻很大的貓豢養,那隻貓是他在牠很小的時候從路邊撿來的,
牠撿到牠的時候,天正下著大雨,喵咪嗚嗚的哭叫著,而且腳還受了傷,
他把牠帶回家養,可是這隻貓大概太小就受過心靈創傷,
怎麼養就是不跟他生出太多感情。
可是他也認了,一養也快十年了,
他每天下班後就很認命的開好一罐偉嘉去找那貓,
他總在街上到處叫那貓的名字,但那貓永遠無聲無息,
直到他放棄的時候,那貓才無情的出現。
那時他會很卑微的把罐頭送上去,而那貓似乎也不太稀罕,
聞了罐頭,就用後腿踹了那食物兩下,
像是埋貓大便一樣,把他熱情奉上的食物埋在貓沙便便裡。

其實,從來不是他養貓,而是貓在養他,
他冀求的只是這貓在他坐在客廳沙發上時,會停在他的肚子上窩兩秒,
好像這樣他也夠了,
我說,這人怎麼一輩子都在追求呀?
追著那些他好像總是得不到的溫度和愛情。

我們常常亂講些事情,他也很喜歡逗我開心逗我笑,
他寄給我一些好可愛的動物撒嬌的照片,
他似乎總可以把我的悲傷推到遠方,讓我不再被悲傷豢養。

49960

 

那天看到那二十張他幫我燒的CD,看到他的字,
想起他細心幫我寫封套的專注的模樣。
他那穩定的善意,好像就能從這個封套中散發出來,
裊裊充滿我的房間,
於是,吸入這樣氣息的我,也安定起來了。

 

 

全站熱搜

smal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