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禮拜去朱銘美術館,館內館外有著許多攝人的巨大雕塑,朱銘的風格就是快簡與意象的組合,

其中有一個在室內展場的作品,它放在幽暗的室內,是三個牢籠,

第一個牢籠放的是一對結婚的新人,第二個是放著兩個囚犯對望的牢籠,





第三則是痛苦躺臥的多個囚犯。



看了這個作品….只覺得藝術家對於愛情與婚姻,似乎總是無法放棄追求卻也極度悲觀。





人總要經過幾次錯誤之後,才會知道甚麼是正確的。

有時候我們找問題的答案,也像是在玩數獨一樣,一行行一列列的刪去不可能填入的數字後,

最後你才會發現每個方塊的數字是該如何的正確排列組合的。



說到許多人對愛情,無論追求的是真愛或是愛情中的感覺,

鄭愁予的一句「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我不是歸人,是個過客」寫下了人的無奈與無限追尋。



我相信許多人對於自己不斷變動的情感狀態,是不甘心卻也無能為力的,

總是架馬騎過杏花村,以為這裡可以是永遠定居的處所,

無奈總是山重水盡似無路,卻也無緣找到那柳暗花明後的那一村。



生命中流轉變動著的的愛情,不只說著人們對情感依附的需要,

也應該會要代表著每一段經驗給予自己心靈的啟迪。



那些會不斷重複在生命裡發生的故事,就像這句英文所說的:

Men heap together the mistakes of mistakes of their lives, and create a monster they call destiny.

人把自己生命中的所有錯誤綁在一起,於是,便創造出一個叫做「命運」的惡魔。





人會不斷重複錯誤,就是我們可能尚未從上一段感情中學到功課,於是,相同考題一出,考不過,就留級。



而且,世界上不會存在「要是我當時做法不一樣…那麼結果就會不一樣。」。

無論發生什麼事,那都是唯一會發生的,而且一定要那樣發生,才能讓我們學到經驗,以便繼續前進。

所以,已經結束的,就已經結束了。這是如此簡單。當我們確定並接受有些事情真的結束了,

不會回頭或重來時,這段經驗才會幫助我們進化。



才會,讓我們知道最終正確的選擇該是甚麼。







不過,我們怎麼又知道這次是不是最終的故事呢?

每一次的盡力,就當作每一次就是最終。每一次,你都抱著這是做後一次來經營,

盡情、盡性、盡意,才是努力活著,才是不枉費你總是答答的駕著馬,找尋你企求的最終的愛情。

所以,有甚麼好遺憾的呢?





解出數獨的答案讓人非常有成就感也很滿足,如果還卡在其中,似乎也不是太壞,

解問題與思考之中的用心,札札實實的證明自己還活著、還感受著呢!

經歷愛情也是如此,我們解題,但也經歷,

總是甜呢… 不是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malbear 的頭像
smalbear

小熊與廚房的非常關係

smal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