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在想,人是矛盾的,可是,那樣的矛盾,其實又是存在的真相。

人就是動久渴望停止,停久又渴望再動。





想要平穩的生活,得到了卻又覺得單調乏味至極,

恨不得想甩掉這樣的乏味,就像甩掉黏在衣服上的口香糖一樣,



想要充滿變化,卻發現那樣的不安穩,

其實是一種存在的折磨,那樣像是抓在手上的泥鰍,

滑不溜丟的,想抓著,心臟卻又忍受不了這樣的刺激,

那樣隨時會跟著抓不著的手中物一起墜入不見底的污泥裡的可怕…





記得張愛玲說過男子對兩種妻子的詮釋:

娶得白玫瑰,最後變成黏在臉上的白飯粒。討得紅玫瑰,最後卻像是巴掌上的一抹蚊子血…





好殘酷的詮釋,卻是多麼深刻的寫出人的悲哀,

那個不管得到什麼東西,最後都是一樣的結果,



是啊,我們總是說,珍惜,感恩手上有的一切。

然而,這真的是違反人本性一個練習,因為人基本上就是喜新厭舊的,



人本來在伊甸園,好好的..

可是就是就是想挑戰,挑戰那手上沒有的東西,

並要去嚐那不屬於他的智慧果,

並且,嚐了之後,還會把蘋果核狠狠擲在地上,並且邊擲邊說:果然沒什麼好吃的!

我相信人性有善有惡,人或許可以充滿對另一個人的同情悲憫,



可是,人的黑暗可能不是兇殺殘暴,卻可能是那樣對畏懼麻痺的反動…所造成的後果…

最近一直想起2009年看的那部真愛旅程,英文是:Revolutionary Road,

革新之路?

那是說著,人對每日平庸生活革新改變的想望,

對人理所當然的生活型態想做的一個冒險和改變,那是介於現實生活與夢想之間的掙扎,

欲求著跳出這樣每日為了生活而活著的單調生活的革命之過程。





《真愛旅程》這部電影,逼著讓人面對生命中最僵硬的黑暗。

那是一種僵化了、想要追求一個在遠方的夢想,卻不停的被現實拖回來的僵凅,

那是一種乾掉的的生命,一種想要再重生,卻永遠無法再做到,對新生的可能性的一種絕望。



人活在一種想要得到的夢想卻得不到的狀況,活在現實中卻空虛得近乎失去感覺的麻木裡,

想追求卻追不到,活在現實裡卻又無法忍受,

夢想變成了無法到達之地,現實最終成了無法承受之輕。



為什麼最近有開始翻來覆去想這些無解甚至無聊的人之僵局?

回到了英國,在自己的床上好好的睡了一個禮拜,

自己的棉被,自己的床,自己的味道,起碼是自己睡了好多年的地方。



回台灣後生活有一些變動,也有了新的事件發生和新的期許,這一切都是好的。

回到英國,這一切都變成懸案。

誰知道?這一切等在台灣的事,會有什麼變化?

我現在是在一個停止並等待的狀態,然而,這卻並不是真正的穩定,

那種心理的不確定和不安穩,才是真正的問題根源。



夢想變成了無法到達之地,現實成了無法承受之輕。

那就是等待的辛苦,等待,是被關在一個白色的紙箱中,猜測著自己將會被運送到哪裡的不確定…



那是在等待革新與改變之時,

等待黎明與天亮的不安定...











我知道,我現在可能是在虐待你,用這些文字和心理的垃圾來虐待你…

總之,如果你已經看到這裡,就給我一些你的意見和想法吧…

謝謝你傾聽的耳朵…

全站熱搜

smalbea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